中国信息官CIO精英 前沿视野 经验之谈 职业发展 信息官杂谈 | 产品资讯笔记本 商用电脑 服务器 办公 网络设备 存储设备 软件 显示设备 其他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信息官 > cio精英 〉塔塔家族:上下通吃的大财团

塔塔家族:上下通吃的大财团

2008-09-08 13:58:27

    比韩国人离不开三星更甚,不论是百万富翁还是普通百姓,即使在印度只待一天,都无法摆脱“塔塔”(TaTa)的影子。

  因为,无论是下榻在豪华饭店还是入住经济实惠的便利旅馆,无论是去高档时尚的购物中心还是光顾物美价廉的大卖场,无论是乘坐私人轿车还是挤公共汽车;包括你喝的饮料,就餐的饭馆,打的电话……你在印度使用的一切,可能都是塔塔集团的产品。

  塔塔集团,这个涉足七大领域、拥有近百家公司的巨无霸,是印度数一数二的大财团,其2006-2007财年的收入是288亿美元,约等于印度GDP的3.2%。

  2008年1月,塔塔集团旗下的汽车公司推出新款汽车Nano,售价仅2000多美元,创造了低价汽车的纪录,被称为“人民的汽车”。然而,就当人们以为它要开始走低端路线时,3月,塔塔又出资23亿美元收购了英国的豪华汽车品牌捷豹和陆虎。

  这似乎有点儿令人困惑,但实际上,这正是塔塔集团的一贯作风:基本上,在涉足的所有领域,塔塔集团都拥有高低端两类截然相反的品牌。除了宾馆服务业、零售业、汽车业,塔塔旗下的蒂塔工业公司也是如此,这家公司既制造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华表,也生产售价仅25美元的功能性手表。

  塔塔集团现任领导人拉坦·塔塔说:“我们希望,塔塔能成为国际品牌,同时,也能待在经济金字塔的最低层。”

  塔塔家族属于帕西族。这个印度的少数民族大多信仰拜火教。拜火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之一,也是信徒人数最少的宗教之一,目前全世界大约只有13万人,而且还在逐年减少。不过,帕西族却是印度最富有的民族。他们比较不受宗教和种姓制度的约束,不会像印度教徒那样按种姓选择工作,也不像伊斯兰教徒那样对食物的禁忌较多,这让帕西人可以自由地和任何人打交道。

  帕西人还注重教育,很早就设立了女子学校。19世纪70年代,在孟买的帕西人中,就有40%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教育,而同时期,印度教人的识字率仅有15%。

  热爱自己的祖国和民族,却也不盲目排斥其他国家的先进知识和经验,或许正是塔塔家族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
  为印度而工作

  杜拉布说:“发财是我一生中奋斗的第二目标,改善人民的工业和知识条件才是我第一位不变的愿望。”

  对于生产Nano汽车的初衷,拉坦这样说:“我常看到一家四五口挤坐在一辆摩托车上,父亲驾着车,一个孩子站在他前面,母亲坐在后面,怀抱着一个小孩,甚至下大雨、夜间都是这样。每次见此情景,我就想:天哪,我不能让这些家庭出行时舒服些吗?”

  这种说法并不是制造Nano的噱头。目前,拉坦是印度最大的两家私人慈善机构的主席,他要求塔塔旗下的各公司都要“承担强烈的社会责任”。

  这是塔塔家族的传统。从创始人詹姆谢特吉·塔塔开始,每一代领导者似乎都把做企业看作是修行、考验人格的通道。

  19世纪末修建泰姬·玛哈尔宾馆时,詹姆谢特吉就对工程精益求精、不惜工本。有人质疑,在印度这个并不发达的国家修建如此豪华的宾馆,有必要吗?能盈利吗?甚至有朋友认为他会因此而破产。詹姆谢特吉却说:“我盖这个宾馆并非为了赚钱,只是为了吸引旅游者们到印度来。”

  他的目的达到了。自1903年开业以来,已有近百种旅游纪录片、传记及小说专门介绍了泰姬·玛哈尔宾馆。酒店客人名录里随处可见印度皇族、英帝国显要人物、工商业领军者、欧洲贵族、美国巨富、作家、明星以及各党派政客的名字。不少游客去孟买旅游的目的之一,就是要到这家名列“世界十大旅店”之一的豪华宾馆享受一下。

  塔塔家族最初做的是印度传统的商行生意。19世纪60年代初,詹姆谢特吉已经把自家的商行开到了香港和上海。1864年,他第一次来到英国,苏格兰作家Thomas Carlyle演讲中的一句话打动了他:“控制钢铁的国家就能立刻控制黄金。”詹姆谢特吉看到了钢铁实业的重要性,决定开始组建自己的钢厂。遗憾的是,在殖民统治下的印度,他的理想终其一生也未能实现。

  直到1907年,在其子杜拉布·塔塔的努力下,塔塔钢铁公司终于建成。尽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生意做得还不错,不过战争一结束,塔塔钢厂立即遭遇欧美钢铁公司的倾销,面临破产。此时,杜拉布以个人财产和妻子的首饰做抵押,从银行贷出了1000万卢比,终于使钢厂转危为安。在这个过程中,没有一名工人被辞退。

  杜拉布说:“发财是我一生中奋斗的第二目标,改善人民的工业和知识条件才是我第一位不变的愿望。”

  在印度,塔塔集团是第一个实行8小时工作制、第一个实行假日照付工资、第一个实行养老金、第一个实行分红的企业。

  塔塔集团十分重视对职工的培养。早在詹姆谢特吉时期,塔塔钢厂里就有图书馆。后来,塔塔钢铁公司还建立了自己的冶金学院。在职员工每晚可以在这里学习一两个小时,新入职员工则需要学习两三年。这个冶金学院培养出的技术工人不仅为塔塔钢厂自己所用,也为印度20世纪50年代中期建立的三大国营钢铁企业输送了很多合格的工人。塔塔钢厂所在地詹姆谢特浦尔,不少家庭为塔塔钢厂工作了两代、三代甚至四代。

  圣雄甘地如此评价塔塔集团:“当你在塔塔工作的时候,你也是在为印度而工作。你总会意识到,你在这里不仅仅是为了一个企业,而是为了一个更高的使命奋斗。”

  与时俱进的塔塔

  拉坦回忆说:“我刚做董事长的时候,塔塔有80个公司、300家企业,每个公司有自己的名字和品牌,每个总裁有不同的个性和文化。”

  杜拉布于1932年去世,由于膝下无子,塔塔家族的事业由其远房侄儿J·R·D·塔塔继承。

  J·R·D·塔塔是一个狂热的飞行爱好者。24岁,他就拿到了印度第一张商业飞行驾驶执照。4年后,他开始组建塔塔航空公司。很快,塔塔航空公司就超越了之前垄断印度市场的英国帝国航空公司,成为印度准点率最高的航空公司。J·R·D·塔塔把自己对飞行的爱好和塔塔的事业完美地结合起来。直到82岁,他仍然能够亲自驾驶飞机。

  1991年,87岁的J·R·D·塔塔主动请辞,塔塔集团的重担落到了拉坦·塔塔身上。

  拉坦·塔塔并非塔塔家族的嫡亲血脉,他的父亲是詹姆谢特吉的次子拉坦的养子(爷孙俩同名)。7岁时,父母离异,小拉坦一直跟养祖母生活。直到今天,拉坦谈起祖母,感激之情仍然溢于言表,他说:“我从她那儿学会了做人最重要的品质——自尊、守信。”显然,小拉坦学到的优良品质还包括自力更生——虽然出生于巨富之家,拉坦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读书期间,仍然像普通留学生那样去餐馆洗盘子,自己打工赚生活费。

  刚接手塔塔集团时,拉坦面对的是一个庞大而缺乏活力的摊子。从外部看,当时印度经济刚刚开始转型,从产业结构到劳资关系,各种新问题层出不穷;从内部来看,集团旗下有大大小小近300家企业,人员庞杂,不少公司经营情况糟糕。

  拉坦后来回忆说:“我刚做董事长的时候,塔塔有80个公司、300家企业,每个公司有自己的名字和品牌,每个总裁有不同的个性和文化。”

  于是,拉坦做的第一步就是统一品牌和形象。他规定,塔塔旗下的核心公司都要使用统一的LOGO,他还为这个LOGO配了个关键语:“Change With Continuity”(与时俱进)。

  紧接着,他又制订了一系列措施,软硬兼施地处理劳资关系、强制规定退休年龄、引进先进的管理系统……他规定,集团旗下的各个公司,要么做到行业前三名,要么被出售。在这种战略驱动下,集团旗下的企业数目迅速缩减,留下的公司则全部做到了行业前三名。

  为了削减冗余人员,拉坦还制定了一项“双赢”的裁员方案:只要被劝退的员工愿意立刻主动辞职,就可以按照原有的工资水平继续领取工资,直到退休。听起来这似乎加重了企业的负担,但实际上,除了工资外,印度的劳动力成本还包括住房补贴、定期加薪和通胀调整,这几项福利加起来相当可观。因此,即使照付工资,企业还是降低了不少成本。

  非塔塔的接班人

  拉坦·塔塔说:“你必须把一些事情体制化,不能永远依赖某一个人。”

  拉坦·塔塔一生未婚,眼看着就要到退休年龄了——目前,塔塔集团内部规定,高层的退休年龄统一为75岁——接班人成了塔塔集团眼下最重要的问题。

  2007年8月接受美国《商业周刊》采访时,拉坦说:“我将在离任前24个月内挑出一位合适的人,他会让每个人吃惊。”在这之前一个月,他还说:“某一天,塔塔的领导者可能不是一个印度人。”看来,塔塔集团未来的掌门人不但可能不姓塔塔,甚至还可能不是印度人。

  或许,这正是拉坦国际化战略中的一部分。近几年来,塔塔集团并购动作不断。2004和2005年,塔塔钢铁公司先后收购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钢铁公司;2007年,又以121亿美元高价一举拿下欧洲第二大钢铁公司Corus,震惊全球。塔塔汽车公司在2004年收购韩国大宇、2005年收购西班牙巴士,今年又将捷豹、陆虎揽入囊中。塔塔咨询服务公司从2005年起,在短短三年内先后收购了澳大利亚、智利、瑞士等国的多家软件服务企业。而塔塔茶叶公司不但收购了英国、美国、南非的数家茶叶企业,还购入了著名的8点钟咖啡公司……

  在这样的趋势下,请个更“国际化”的CEO或许不是什么坏事。

  其实,塔塔集团的掌门人究竟是哪国人、姓什么,可能都不重要。当前塔塔家族只拥有塔塔集团2%的股份。集团的管理模式是:控股公司“塔塔之子有限公司”拥有旗下各公司25%-38%的股份;“塔塔之子”股份的三分之二由两个非盈利性的托管机构所拥有;盈利的三分之二进入慈善基金,再投入教育、医药……这种“连锁投资”方式成为塔塔集团持续健康发展的动力。

  正如拉坦·塔塔所说:“你必须把一些事情体制化,不能永远依赖某一个人。”

投稿邮箱:cio114@foxmail.com